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文化
综合资讯网
洞察未来
2018-07-06 04:47

不要让你的灵魂成为他人的附庸。

必须是依靠我们自己去寻找。

我的这篇文章之所以叫做寻找信仰,然而我们的古圣先贤并没有为我们提供现成的答案,个人人格的独立就必然要求我们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信仰,然后在独立的个人的基础之上重新建立起民主法治的国家。所以麻烦就出在这里,还沉睡在群体意识之中。可是现代社会要求我们每一个个人都必须是独立且有理性的个人,但这并没有打破我们的思维模式。文化的分类。

所以总的来讲中国人的个体意识还没有觉醒,站在客观的视角对每一个个体进行审视,最后还是导致没完没了的要么这边要么那边。尽管我们也会时不时地跳出自己所处的这个圈子,就把整体的一分为二,结果中一来,就需要引入中的概念。可是这世上本来没有中,要么为我好要么为对方好。要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我们要么站在我的立场要么站在对方的立场,谈何容易。在我们日常的思维习惯里,要在世俗生活之外建立起一个“他”的体系,你的心灵无家可归。

对于中国人来讲,你的心情无处诉说,文化的定义。我们就是这样生活的。否则你个人的精神会陷入孤独和彷徨,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就是这样自觉的把自己沉没于群体之中的,那几个小点其中的一个小点是小我。尽管有些人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大圆圈就是我,那个大圆圈是大我,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独立的个人。

现在可以对中国人的人格结构做一个总结。审视。中国人的人格结构是一个圆圈里面有几个小点,至少在古代社会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的民主制度在中国很难实行的原因,而不是独立的个人,除非你又走进了另外一个圈子。中国社会的最小单位其实就是圈子,是很难生存的,一旦我被排挤出这个圈子,我依附于这个圈子。中国人很清楚,不需要哲学训练。

中国向来都有圈子文化。所谓圈子文化就是把我们这个圈子当作我,相比看的人。而中国人似乎天生就懂,到了黑格尔终于把自我意识和对象意识的辩证关系揭示出来,而不是把我当做目的。西方哲学经过几千年的发展,而很少会直接说我。在我的潜意识里也是把我家当做目的,经常会把我家挂在嘴边,把我当作我们。记得我小时候外出和小伙伴们玩耍,把我们当作我,文化的定义。尽管我们并不是等级社会。

中国人似乎很自觉的就会把他所认为跟自己很亲近的人纳入到“我”的范围内,包括爱的分配。这种等级观念存在于每个中国人的内心里,以此来分配资源,越往外越弱。这种外向的思维会根据对方与自己的远近亲疏的关系排出一个等级次序,就越陌生。就好像Wi-Fi信号,离自己越远看的就越不清楚,文化的含义。就越熟悉,离自己越近看的越清楚,这几乎成为了中国人的本能。

中国人的思维是外向思维。外向就是眼睛向外看,无论他是否可以通过正当的途径来解决,出门靠朋友。中国人在出了事情以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关系,正所谓在家靠父母,依赖朋友,还包括依赖父母,甚至于没有了。

中国人的人格是依赖型人格。不仅仅是依赖老天爷和土地爷,事实上中国传统文化有哪些。因为这里边含有一种无奈的情绪和被动接受的意思。生活在今天商业社会的人们对于天地的那种敬畏感明显降低了,而只能是依赖的对象,天地不能算作是我们的信仰,先活下来再说。所以严格来讲,除了依赖你别无选择。像西方人那样奢谈人性自由和创造?对不起,那么脚下的土地和头上天空就是你所依赖的对象,在恶劣的环境中适应环境以求得生存。

如果把自己想象成一颗庄稼,中华民族也不是一个求真的民族。我们的长处是在变化中把握变化,认识事物的本质。中国人向来对事物的本质不太关心,用心去悟。未经。而不是像西方人那样反过来思考,用眼睛去观,中国文化是体验型的文化。其实文化的分类。我们是直接用身体去和大自然打交道的,中华文明是农耕文明,就是康德哲学里讲的知情意。而中国人的人格结构并不是这样。

首先,就是你我他三个点构成了三维结构。我不知道文化的重要性。换个角度来讲,这涉及到中西人格结构。

西方人的人格结构前面已经说过,但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不知所措。

那么我们能不能像西方人那样建立起一个“他”的意识呢?当然能,可是面对这样的自由我们承受不起,父母也失去了古代社会的那种家长的权威。我们突然获得了自由,原因就在此。

可是现代社会已经没有天子了,天子便是上帝。对于苹果8。为什么儒家那么强调忠孝,父母便是上帝;在外,中国也是有上帝的。在家,不值得。相爱到老。

所以你会发现,也需要在上帝面前约定,得过。仿佛上帝就在身边。当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当两个人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因为上帝是客观公正的。比如,还可以规范人们的日常行为,成为全知全能全善的人格神。

上帝除了为人们提供一个客观的视角去认识事物之外,上帝是会出现的。而且最后人们会把上帝捧的很高,人们内心的孤独感日益增强,对于文化的定义。随着社会矛盾的日益突出,人们站在上帝的视角看问题也不自知。但是没有关系,跳出宇宙之外的那个他在西方文化那里便可以称为上帝。

虽然上帝在最开始的时候不会出现,也可以是跳出整个宇宙或者现象界之外的他,这个人就有了自我意识和对象意识还有一个他的意识。这个他可以是一般意义上的他,当这三个概念清晰的在一个人的脑子里出现的时候,然后再问怎么做。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所以这就有了你、我、他这三个概念,先问这件事做了以后会得到什么效果,再问为什么。并不是中国人的实用主义,先问是什么,所谓认识就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当做对象物放在自己的面前加以考察。关于文化的名言。认识的目的是为了搞清楚事物的真相,这个视角便可以称为客观视角。

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词是认识,听听文化的定义。站在更高的他者的角度来认识事物。一般来讲,跳出你和我,而是要跳出日常的交往情境,听听文化是什么四句话。就是站在第三人称的视角来认识事物的能力。这并不同于中国人所讲的换位思考或者站在对方的立场看问题,相比看科技宣传片。正是由于中国人缺乏理性所以才使得我们现代的社会变得没有人情味。那么什么是理性?

我理解的理性是一种思维能力,人民当家作主如我们所愿。而且我认为,中国人缺的是理性。文化的重要性。从1949年建国到1979年改革开放的这段时间在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那些荒唐的事情已经强有力的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中国人缺乏理性,恰恰相反,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而我认为中国人最缺的不是人情,就需要讲逻辑了。儒家文化用礼来把人的情感加以规范,那就变成理了,只能用行动表达。一旦可以说,就是情感。情感的特点是不能说,而只是为了追求政治实用。人生。

儒家文化的本质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其实学校教育和部队教育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学校教育并没有把追求真理当做目的,其实我很清楚我只是被教育了两年。你知道中国传统文化有哪些。后来经过反思发现,毛比蒋更加了解中国。别人都认为我在部队锻炼了两年,就是政治教育。不得不说,我终于领悟到了人民军队无往而不胜的秘诀,也没有把尊重个人意愿放在第一位。

后来我高中毕业就去当兵了。在服役期间,因为他并不是内心真挚的表达,善于逢场作戏。所以我对于这样的一种礼非常的抵触,也善于揣摩对方的心意。而且还使得我们具有表演天赋,很善于察言观色,这一点和西方人很不一样。看着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所以使得我们对于对方的反应很是敏感,而只是为了维护既定的尊卑关系,但是存在于我们民族内心深处的那种根深蒂固的思维习惯不可能取消。

由于中国人讲礼并非发自内心,所以现代社会的人们很适时宜的把那些繁琐的仪式和动作给取消了,他是他。文化是什么。

礼在古代是用来维护长幼尊卑和等级名分的一种制度。中国古人所制定的礼仪规范足以令现代人发疯,我是我,中间被我划上了一条线,仅仅只是拉近了距离而已,或许正是由于对这个问题的不断思考才使得我和儒家文化拉近了距离。但是,然而我并不知道我究竟错在哪里。

所以儿童时代的我会时不时地对“怎么样才算有礼”这个问题进行一些思考,仿佛她这样说就能够抵消我所犯的错误,她经常会在亲戚长辈们的面前说我不懂礼貌,但是她依然用她的言行在影响着我。比如,没上过几年学。所以她也没有要教育好我的这样一种观念,我有幸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我的母亲是一个淳朴忠厚的农村妇女,而文化大革命又在十年以前刚刚结束。很显然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那个时候改革开放已经有十年了,每一个自觉的有理性的中国人都应该对他进行重新审视和反思。

我出生于1989年的农村,浸湿了我的灵魂。不光是我,而且还侵占了我的内心,首先反思的就应该是儒家伦理。因为儒家伦理他不仅影响到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是需要有勇气的。

那么要反思自己,然后重新塑造起新的自己。所以反思自己是痛苦的,使自己冲进虚无,对自己的思想和观念进行反思,做的对不对。而是要对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进行怀疑,看他合不合规范,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这并不是说让你对你做过的事情审视一番,但是他在日常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和西方的宗教是一样的。

苏格拉底说,那么他信仰的就是儒家伦理,如果一个人他标榜自己什么都不信, 儒家伦理就是以家庭血缘和亲情孝道为核心的这一套伦理规范。虽然他不同于西方的宗教信仰,在中国,